I’m glad you’re back.

I’m glad you’re back.

Family isn’t always blood. It’s the people in your life who want you in theirs. The ones who accept you for who you are. The ones who would do anything to see you smile, and who love you no matter what.

— Unknown.

罗辑思维:看不懂的英美法:


  如果你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你有一个梦想,把这个组织打造成一个创新型组织,那你至少应该从英美法系身上借鉴以下三点:
  
  第一,你的公司的组成,每一个普通员工,都至少应该是有担当的普通人。比如说有的人先买房,然后房价一跌,立即跑到人家售楼处去打砸抢,这种人咱公司就坚决不能要,因为你是一个成人,你基于自由意志做出来的市场购买行为,你都能赖账,你都能翻脸,这种人千万别把他弄到公司来。
  
  第二,就是你公司必须要有一些精英,这些精英之间要形成一种风气,他是用一种精神贵族的荣誉感要求自己,以一种手艺人的创新精神来要求自己,都渴望把自己一点一滴的创造力贡献给这个系统,你这个系统才打造得完成。
  
  第三,就是你的公司的整个制度环境,要有起码的宽容力,当有人产生创造力的时候,你固然可以拍手欢笑,但如果有人因为创造而产生了失误呢,你是不是马上就会用一套规则、一套罚款制度扑上去对人家进行反扑啊,所以你必须要有一定的宽容度。
  
  说白了,一个创新型系统至少需要以下三条:负责任的普通人、有荣誉感的精英以及宽容的制度环境。脱离了这三条,不要再谈什么创新系统了。

罗辑思维:看不懂的英美法

如果你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你有一个梦想,把这个组织打造成一个创新型组织,那你至少应该从英美法系身上借鉴以下三点:

第一,你的公司的组成,每一个普通员工,都至少应该是有担当的普通人。比如说有的人先买房,然后房价一跌,立即跑到人家售楼处去打砸抢,这种人咱公司就坚决不能要,因为你是一个成人,你基于自由意志做出来的市场购买行为,你都能赖账,你都能翻脸,这种人千万别把他弄到公司来。

第二,就是你公司必须要有一些精英,这些精英之间要形成一种风气,他是用一种精神贵族的荣誉感要求自己,以一种手艺人的创新精神来要求自己,都渴望把自己一点一滴的创造力贡献给这个系统,你这个系统才打造得完成。

第三,就是你的公司的整个制度环境,要有起码的宽容力,当有人产生创造力的时候,你固然可以拍手欢笑,但如果有人因为创造而产生了失误呢,你是不是马上就会用一套规则、一套罚款制度扑上去对人家进行反扑啊,所以你必须要有一定的宽容度。

说白了,一个创新型系统至少需要以下三条:负责任的普通人、有荣誉感的精英以及宽容的制度环境。脱离了这三条,不要再谈什么创新系统了。